首页 > 音乐知识 > 胡琴 > 胡琴知识 > 正文

胡琴改革琐谈

胡琴作为一种较为古老的民族器乐,至今问世已经二百多年,丝竹系列当首,奠定了深厚的坚实基础。不可否认,从经济意识、社会文化意识等领域里都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与贡献,无庸置疑的为灿烂传统的民族文化增添了绚丽的色彩。然而,国家开放,科学进步,国际文化要交流,面对落后的技术工艺意识,应该有所摒弃,建立一种新的开拓意识,特别是我们民族文化应有的一种面向世界的开拓意识。 

胡琴问世至今,从制琴、教授到演奏等方面,几乎原封不动地沿袭下来,由于意识、技术、条件的落后,许多问题因错就错,把没有办法的办法法定下来,作为依据,并在其它拉弦乐器中相互影响着,这是一种很可悲的现象。比如:民乐二胡码下面的海绵,在京胡皮膜上抹口水,在灯光下烘烤皮膜,以及胡琴用弦的一丝一钢等,是否有伤大雅姑且不谈,这里有一个与西洋小提琴演奏所不同的立足点问题。因此,没有相对稳定的琴、演奏心态、技巧的发挥就会大打折扣。 

经常有人问,就胡琴演奏而言,“琴重要?手重要?”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含混,应该更尖锐一些,即“琴第一,手第二”。有人不以为然,那么李慕良先生、杨宝忠先生演奏也是非曲直如此吗?是的,我以为,这并不矛盾,所有的演奏家不乏包括李先生、杨先生都承认胡琴变量因素过大,如果琴是定量,是超稳定性的,这一问题就解决了,众多演奏家都会更上一层楼,那末,李先生、杨先生更是如虎添翼。 

因此,就琴而言,琴是定量,手是变量,就人而言,手与手之间,相对来说是变量,绝对来说是定量。这里超稳定性琴的前题,就成为势在必行的改革核心了。 

其实,左右也是适应,但是要看适应是否划得来,果真是超稳定性的琴一旦适应成功,即可一劳永逸,既不换皮,也不换码。 

至于把胡琴作为一种民间古董去保存、收藏那又是一回事了,但是这种“时尚风”确实给实用主义带来很坏影响,常常把琴说得天花乱坠,拉起来却天壤之别,面目皆非。 

其实,上述“琴手关系”是指琴从不稳定改革到超稳定时期的“琴手关系”,一旦过渡成功,也就再不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了,很自然的就会自生自灭了。 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贺绍伦